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熊猫时报

熊猫时报 头版 猫眼社评 查看内容

猫眼社评 寸功未立先伤法治 律政司放生占中黑手后患无穷

2018-2-5 06:38| 发布者: 编辑一| 查看: 148| 评论: 0

摘要:     华人评论员梁浩明   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上场不足1个月,即对拖延长达4年的域外势力涉及4千万以上黑金丑闻案下决定,宣告不再追究任何人,放生壹传媒黎智英及多名泛民议员。爱国爱港阵营指,律政司以“证 ...

 

  华人评论员梁浩明

  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上场不足1个月,即对拖延长达4年的域外势力涉及4千万以上黑金丑闻案下决定,宣告不再追究任何人,放生壹传媒黎智英及多名泛民议员。爱国爱港阵营指,律政司以“证据不足”为由放生黎智英团伙的决定涉及政治考虑,甚至是一场政治交易,目的希望换取民主派日后在高铁一地两检等争议性议题“閙少啲当帮忙”(骂少一点就算帮忙了)。社会各界质疑有关做法损害律政司诚信,“自己打烂自己法治”,开下坏先例,后患无穷。

  黎智英为英美代理人,多年提供乱港资金证据确凿

  在2014年爆发的占中行动,占领区的物资供应充足,令人质疑幕后财力来源,甚至外国势力入侵。有港媒当时得到多批密件,怀疑占中资金主要来自与美国关系密切的黎智英,以及曾在多个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兴风作浪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再透过多名占中搞手或其所属组织,以迂回复杂的手法及网络,直接或间接支持违法占中,反中乱港。

  密件披露,除了黎智英先后向支持占中的泛民政党「泵水」,更透过一层又一层的中间人或代理人,主要为李卓人及朱耀明,间接获NED资助,策划占中。13及14年,李卓人当时所属的职工盟,连续两年向NED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体,申请合共约132万元资助,并在申请书中注明会将部分捐款用于推动占中。

  占中三丑之一的朱耀明的资金来源则更为神秘。占中秘书处曾声称,戴耀廷向港大多个学系及港大民研计划捐出的四笔合共145万元匿名捐款,其实全部是来自朱耀明。而身为牧师的朱耀明,则声称资金来自「本地热心市民」。然而,有密件披露朱耀明及其担任主席的民主发展网络,曾获黎智英直接捐款合共最少90万元,惟朱耀明的具体资金来源仍然未明。

  占中期间时任美国国防部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接受访问时,亲口承认美国政府有份介入行动,又指美方有份透过NED提供数以百万计的资金,协助香港推动所谓「民主」。根据NED年报资料显示,该基金会曾于2012年拨出75万多美元(即五百八十多万港元)予香港,当中46万美元用于子机构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以促进“民主机构发展”,并鼓励“市民尤其是大学生更有效地参与政治改革问题的公共辩论”等。

  此外,有美国政治智库研究员亦指,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及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于2014年访美时,已和NED及NDI开会,阐述占中行动的计划、参与人物及诉求等,涉嫌一早部署美国干预的占领行动。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黎智英的首席助手,是美国海军情报退役人员。可以说,香港作为东方与曼谷齐名的情报中心,美国早已将之成为反华桥头堡,笔者也多次在文章指美国驻港领事馆,工作人员逾400人,为各国之最。里面就不泛CIA人员。

  多名泛民议员涉及政治黑金

  港媒于2014年7月取得的密件显示,壹传媒黎智英曾于2012年4月立法会选举举行前,向两名公民党成员毛孟静(其后退党)、陈淑庄及民主党成员涂谨申各秘密捐款50万元,其后黎智英亦亲口确认有关捐款是用于选举,惟三人一直矢口否认收过捐款。事后有分析指,黎是透过有关政党做「中间人」将捐款“漂白”再给予三人,令三人可避过法例要求,毋须向选举事务处或立法会申报黎智英的选举捐赠,反映现申报制度存在极大漏洞。

  利益及选举捐款申报制度漏洞,可从社民连主席「长毛」梁国雄被控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的案件清楚看到。审讯披露壹传媒黎智英透过曾任美国海军情报员的左右手Mark Simon,经过迂回流程、多次分拆及多重掩饰,最终才将巨额转交社民连、梁国雄及另一党友,连其他社民连成员也不知情,款项的最终用途至今仍不清不楚。长毛收款案案情透露,黎智英于12年4月开出一张面额达950多万元的支票,作为向四个泛民政党的捐款。支票首先转入黎名下的「公明织造厂」户口,再由该厂开出一张同面额的支票予Mark Simon。Mark Simon再将该笔款项一拆四,购买四张面额不同的本票,然后交予有关政党的负责人,其中社民连的负责人为梁国雄,款额为100万元。

  至于工党前主席李卓人更曾将部分黎智英捐款「袋住先」长达九个月,直至被传媒踢爆后才归还工党。两宗个案都令人质疑有关捐款涉及个人利益,甚或是否有人想「穿柜桶底」私吞部分款项。

  在黎智英牵涉的送钱和收钱在双方都直认不讳,铁证如山之下,竟都可以甩难,真是对“法治社会”的讽刺。律政司难辞其咎。

  律政司有法不依

  七十九日违法占中搞到香港几乎万劫不复,岂料三年过去,至今只有若干虾兵蟹将被落镬,即使罪成亦多数轻判了事,反而幕后老板等大部分占中搞手至今逍遥法外,毫发无损。

  前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任内劣迹斑斑,包括违法占中结束逾3年仍未检控黎智英等占中真正搞手,他曾明言案件「证据繁多,审视需时」,岂料到了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上任,态度居然一百八十度转变,由「证据太多」变成「证据不足」,由「审视需时」变成「不能检控」,恍如「法治精神分裂」,无异于告诉世人,黑金政治、行贿受贿在香港是合法的,外部势力透过代理人干预香港事务、操纵香港议会是没有问题的。

  众所周知,2014年9月占中爆发,身为金主及总指挥的黎智英同年年尾辞任壹传媒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其后被当局预约拘捕,讵料到了去年十二月初,袁国强辞任律政司司长并由郑若骅顶上的消息甚嚣尘上之际,黎智英旋即通报今年二月一日复出担任壹传媒非执行董事及主席,而律政司也巧合地在二月一日公布放生政治黑金案,双方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世上所有巧合都不是偶然,黎智英是否一早得到「通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一笔勾销而风骚复出,答案呼之欲出。既然连铁证如山的政治黑金案也可说成「证据不足」,占中案最后不了了之绝对不足为奇,剧本显然早就编写好,洋奴余孽不过上演一场大合唱罢了。

  现在,黎智英与三十九名违法占中搞手至今仍未被检控,遭检控的仅为虾兵蟹将,反观七警及朱经纬等在占中执法时涉犯错的警员,却迅速被检控、定罪及收监,最终执法变犯法。有学者质疑,港府是害怕及包庇黎智英等有势力人士,导致检控标准不一,令香港变成「一国三制」,相信中央是知情或默许特区政府以此缓和气氛。有时事评论员则认为,现时不止是「老虎屁股不敢摸」,甚至质疑是想为占中洗脱罪名,犯法变合法,认为中央不应再纵容,应出手整顿香港司法。

  郑若骅其人其事

  本来,外界对新特首林郑月娥充满信心与期待,而林郑月娥上任至今,也不负众望,香港管治稳步发展。

  自然地,大家将对林郑月娥的好感,转移了一些林郑月娥选拔的新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身上,无奈经过这个第一个月的观察,笔者认为郑若骅完全不适合担任香港法律界官职之首。

  不近情者多藏奸。郑若骅甫上任便被僭建丑闻弄致焦头烂额,反对派死咬不放,本来政治黑金案正好让郑若骅将反对派头面人物一网打尽,重建威信,但她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网开一面不检控,如果说当中不涉政治交易,三岁小孩也不信。有人估计,当局此举是要换取反对派在「一地两检」、《国歌法》及廿三条立法等问题上投桃报李,并放过郑若骅僭建。

  郑若骅更甫上任即爆出寓所僭建丑闻,其后再被爆秘捞仲裁等,最新民望还低过卸任前的袁国强,未来还需协助港府处理高铁一地两检草案、《国歌法》本地立法、以至《基本法》第23条立法等烫手山芋。目前看,有“公职之王”之称的郑若骅,未必是最佳的律政司长。其上任一个月,不仅寸功未立,反而伤害了特区法治精神,十分讽刺。

  郑若骅上任功绩:目前为零。

  郑若骅上任则涉及争议:

  1.寓所僭建丑闻,处理手法被人诟病

  2.任前揽私活做仲裁丑闻

  3.就一地两检发表不当言论,与一言九鼎的人大立场不一致

  4.放生占中事件幕后主脑黎智英及受贿议员

  政治智慧几乎为零,就算法律仲裁知识很专业,又有何用?特区政府不是聘请法律顾问,而是需要深谙政治的律政司长。例如一众泛民议员,哪个不专业?很多还是资深大律师。例如最近当选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英国人戴启思,专业水准国际公认,但其确是货真价实的反华分子。一个普通的行业协会,竟敢凌驾人大,指责人大关于“一地两检”的决定,这样的“专业水准”害处远大于好处。

  更可怕的是为了自己的大宅问题今天能与反华势力私相授受,达成默契交易,明天会否为了什么而出卖国家利益?

  那郑若骅是否“孺子可教”呢?答案或令人继续失望。就其处理自己僭建丑闻的做法,就不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被外界一点点挖掘出各个物业的僭建,挤牙膏似的承认,被泛民议员穷追猛打,焦头烂额。因此,这次放生黎智英,被质疑存在政治交易,换取对自己的寓所僭建丑闻及“一地两检”不再追究或“骂少啲”,以此摆脱被“围剿”的局面毫不奇怪。这样的官员,你还会指望她能为香港特区建功立业?

  笔者可以预测,郑若骅任内,难以甚至无法遏制港独势力的发展蔓延。特首想全力发展经济,配合中央政府一带一路的想法,在乱港势力的狙击下,或会事倍功半。林郑月娥的压力倍增。

  放生后患无穷或付政治代价

  放生占中幕后主脑黎智英,后果非同小可。连洋奴袁国强都不敢放生,面对大量证据,只有采取拖字诀和提诉一些虾兵蟹将应付社会追责,且一拖就是三四年,而郑若骅却快刀斩乱麻,毫无政治考量地做出决定,白白失去了制约港独势力,反华势力的有力制衡之筹码;决定等于将外部势力资助及操控香港反对派的行为合法化,为香港法治及国家安全的大门打开缺口,后患无穷。

  放生的决定,根本上是源于郑若骅不懂政治,不了解乱华势力的实情。

  郑若骅等人,没有明白泛民势力是英美势力的代言人,这才是他们逢中必反,逢特区必反的根源,更没有明白港独势力是英美势力的棋子,其与特区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是敌我关系,根本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试问,港独势力与藏独势力有何区别?与疆独势力有何区别?与台独势力有何区别?没区别!

  在政治立场上,郑若骅等人没有认识到香港出现港独现象的根源及其性质。这是因为郑若骅之前的经历基本没有涉及政治,是大部分典型的重商轻政的港人之一个。

  事实上,郑若骅一事,已经影响到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影响十分深远,也成为乱港势力的一张牌,一张可以衍生很多麻烦的牌。上月林郑月娥两度到立法会,分别出席答问会及短问短答质询时间。在两次问答环节中,林郑就多次被民主派质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僭建事件。

  林郑不可能做什么决定,但郑若骅应该知趣,自动请辞,避免成为特区政府的包袱影响施政。更不应成为反对派玩“猫抓老鼠”游戏的那只老鼠。

       遥看台湾,也正是国民党的放纵和无能,至酿成台独民进党的坐大,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爱国爱港阵营义愤填膺

  事实上,放生行贿受贿之人与之前多名政府高官及建制派人士因收受利益而被定罪收监,形成强烈对比。可以看到,举凡涉及黎智英和反对派的违法指控,当局无一不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即使前政府一、二把手被判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即使建制派重量级人物身陷牢狱之灾,反对派依然毫发无损,法官一句「疑点利益归被告」,「长毛」梁国雄即获放生,收钱的无事,给钱的当然更不会有事;反观被控同一罪名的建制派前立法会议员程介南,尽管涉款及情节皆较梁国雄轻微,依然被判入狱,「反中乱港逢凶化吉,爱国爱港粉身碎骨」,信焉!已经有爱国爱港人士反问:当局不辨贤愚,司法不公不正,做尽亲痛仇快之事,爱国爱港到底有什么价值?这拷问每个炎黄子孙的良心。

  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学术统筹宋立功表示,黎智英通过Mark Simon秘密捐款予泛民,「Mark Simon系咩人个个都知」,当中涉及西方势力是很明显,律政司今次不检控黎智英等人,等于示弱于人,「有西方背景就只眼开只眼闭」。他强调,对于法治及国家安全问题,一次「放松咗」就后患无穷,日后西方势力势会加紧介入香港事务,炮轰政府今次做法将「一国两制」断送。

  「廿三万监察」发言人王国兴亦指出,今次放生黎智英等同对「黑金政治」中门大开,令外部势力「无王管」,可公然收买香港政党及立法会议员,「黎智英收买议员政党合法化」。他担心日后外部势力与反对派在香港将横行霸道,「港人治港」将变形走样,变成「反中乱港金腰带,爱国爱港无尸骸」。

  理工大学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质疑,港府为了与反对派修补关系,希望减少被批评攻击,怕了或包庇有势力人士,特别是黎智英,导致检控标准不一,变成买卖、利益输送,「爱国爱港冇嘢畀到政府,就被检控、拉去坐监都冇符」,令香港变成「一国三制」。他指出,近数个星期,反对派未有落力叫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下台,就可以猜到当中关键,但相信「反对派未来只会继续玩她,好似猫玩老鼠咁,搵个冇诚信、民望低、怀疑犯法慨人,对反对派最有利」。

  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今次放生黎智英,等同把外部势力资助及操控香港反对派的情况合法化,担心将来即使成功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亦未必能够堵塞漏洞。她解释,外部势力涉嫌透过黎智英推动违法占领行动,泛民议员在立法会上为黎智英讲好话亦是有目共睹,担心今次放生黎智英,令香港变成「无掩鸡笼」,香港议会将被外部势力进一步操控。

  时事评论员陈云生指出,由违法占中开始,市民已怀疑有人有「司法保护伞」,「执法变犯法,犯法又能逍遥法外」,是非颠倒,社会沉沦。陈云生又指,国家讲得很清楚,国家统一的底线是不可触碰,而黎智英等人士组织违法占中,等同变相鼓吹港独,律政司没有理由不明白,相信中央是事后才知道部分事情,而对于部分事情就是知道而感到无奈,认为中央日后要调整策略,勿再纵容,应该出手整顿香港司法。

  各界必须正视律政司此举对社会正能量的打击,对爱国爱港人士士气的影响。中央应向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问责,拨乱反正,维护法治,否则将来遗害更大。

  黑金政治制度漏洞百出

  放生事件凸显现行的立法会及选举捐款申报制存在漏洞,议员或候选人透过所属政党及团体做中间人,将「政治黑金」加以「漂白」,即毋须申报或公开背后的资金来源。

  对于当前的危机,有识之士认为二种手段能解决。一是订立《政党法》,二是《基本法》23条立法。

  早于二○○三年,当时的立法会已要求港府研究订立《政党法》,以强制或提供诱因等方式,规定本港的政党政团登记注册及公开财政资料,包括收支情况及捐款人名称等,希望可提高本港政党运作及政治捐款的透明度。不过,港府及部分政党其后又以香港政党政治发展未成熟、公开捐款人身份或会影响捐款意欲等借口,拖足十五年仍未有立法。

  此外,《基本法》廿三条规定香港须自行立法,禁止外国政治性组织与香港政治组织建立联系,根据○三年的立法建议,其中一个重点就是禁止外国政治组织向香港的政党及政客捐款。但廿三条立法在○三年触礁后,十五年来本港都没有法例规管外国政治捐款,放任香港政坛及议会对外部势力干预如同中门大开。

  对乱港势力的仁慈,甚至抱有幻想,最终损害的,一定是国家利益,大众利益。乱港势力百分之一百不会就此领情而止步,停止逢中必反,逢特区政府必反的做法。因为,他们是“受人钱财,收钱办事”的扯线木偶而已。

  跟乱华势力玩交易,那是与虎谋皮。政治零经验,行政零经验的郑若骅,关键是没有担当,跟不上形势,她还能走多远?泛民中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没有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域”的胆魄,怎能镇得住乱港妖魔?

  相传大汉奸吴三桂遗言只有简单两个字︰「何苦」。意思系后悔引清兵入关,搞到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放纵乱华势力,未来的政治遗言,一定也是这二个字:何苦!

  治权之争

       可以预见,外国势力不仅是在口头上,还将继续在资金上,名正言顺的支持乱港势力,包括派钱让人走上街头示威等。归根究底,所有乱象的背后,是到底香港治权谁实际掌握的问题。各种势力对治权的博弈,才是一切乱象的根源。

  (2018.2.5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QQ|手机版|熊猫时报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5-25 01:30 , Processed in 0.16923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discuz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