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GLISH 繁体中文

熊猫时报

熊猫时报 头版 貓眼社評 查看内容

猫眼社评 台掀“韩流”一人打趴绿营 ? 柯P与民进党高危

2018-11-12 09:31| 发布者: 编辑一| 查看: 105| 评论: 0

摘要:     本报评论员 梁浩明  今年台湾的「韩流」不是追捧韩国偶像剧,而是追捧一位秃头的政治人物。这位貌不惊人的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叫韩国瑜,正在创造台湾地区的选举惊奇,一人凭着赤手空拳撼动绿营的票仓, ...
  
  本报评论员  梁浩明
  今年台湾的「韩流」不是追捧韩国偶像剧,而是追捧一位秃头的政治人物。这位貌不惊人的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叫韩国瑜,正在创造台湾地区的选举惊奇,一人凭着赤手空拳撼动绿营的票仓,并且产生「外溢效应」,掀起全台空前未有的「韩流」狂潮。
  韩流的澎湃,在於民心思变,不满民进党造成台湾经济越来越差,期望韩流成为改变台湾的开始。高雄如果翻盘,也是蔡英文梦魇的开始。
  这股韩流来势汹汹,从南吹到北,从西吹到东,以摧枯拉朽之势,翻转了蓝军郁卒多年的怨气。高雄地方选举,韩国瑜打出“三山大会战”造势。三山是指高雄县区的凤山、旗山、冈山,韩国瑜在这三地举办造势晚会。10月26日的首场凤山造势成功吸引逾5万支持者到场,11月8日旗山造势被外界视为韩国瑜能否翻转高雄的关键之役,11月14日最後一场冈山造势活动则是定局之役。
  韩国瑜所到之处都挤爆人气,有如巨星降临般掀起狂潮,俨然成了偶像级的候选人,民众抢着要和他握手、合照、签名。他虽然身为高雄市长候选人,更是国民党的超级助选员,跨县市全台辅选,展现惊人的魅力。台湾师范大学政治所教授范世平形容韩国瑜是「国民党救世主」,让毫无生气的国民党起死回生。
  「群众就是要有领导。」世新大学新闻系兼任教授彭怀恩引述拿破仑的话说,「他不怕一只绵羊去领导一群狮子,他怕一头狮子去领导一群绵羊」。国民党本来是群绵羊,现在突然有韩国瑜这头猛狮带头,绵羊也成了狮子。
  多次与韩国瑜同台、亲眼目睹「韩流」热潮的马英九说,在新竹造势会场上,他就有很强烈的感受,原本庙口只能容纳三至四百人,但最後挤进了上千人,大家都吓一跳,说明韩国瑜的外溢效应名不虚传。
  韩国瑜被喻为「没有头发的柯文哲」,反映韩国瑜是蓝绿以外的一股新势力,虽然披上了国民党的战衣,但却是吸引了大量中间选民,甚至让不少深绿选民都公开支持他,成为政坛奇特现象。
  四年前的「素人」柯文哲以其飙升的人气,助民进党在多个艰困选区突围,一举抢得好多个县市长与议员席次。当年的柯文哲,今年换成「没有头发的柯文哲」,所掀起的外溢效应正在发酵,拉抬国民党声势,除了桃园市长郑文灿实力太强,难以摇撼外,其他几个直辖市都被澎湃「韩流」吹得东倒西歪:参选台中市长的卢秀燕後来居上,民调显示领先执政的台中市长林佳龙;台南本来大幅落後、毫无悬念的高思博也出现生机,民调缩小至百分之六,民进党的黄伟哲也很危险;甚至一路在後苦苦追赶的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也步步进逼,仅落後柯文哲二个百分点。依形势,新北、台中、高雄这「三都」非常有可能国民党通通赢。
  韩国瑜其实不是复制台北市长柯文哲,恰恰相反,他超越了柯文哲的局限性,焕发了更强大的动力,不仅改变了这次选战,还将可能在台湾政坛上投射新的想像空间,颠覆了蓝绿的权力结构,也颠覆了柯文哲「白色力量」长期以来「光说不练」的格局。
  现代政治最大的启示就是管理能力,政治学者法兰克?福山就强调,民主的成败在於是否有「良好的治理」(Good Governance),在管理能力方面,尽管柯文哲强调每天早上七点半就开市府会议,但他在台北主政四年,没有什麽让人肯定的政绩,尤其在大巨蛋的问题上,不断内耗,言词闪烁,开始时候说是弊案,但最後却毫无证据,最近又说可以开放打棒球,两面三刀,让人感到不可信。
  但韩国瑜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期间,却展现他的创意与执行力,在消费者与农民之间取得绝佳的平衡,也让多年以来亏损的北农转亏为盈,获得丰厚的利润,而他又将这些利润分配了员工,又资助他们深造学习,赢得口碑。民进党台北市议员王世坚说他是「菜虫」,但後来查账的会计师说他的账目非常乾净清楚,甚至成为他的粉丝。民进党派出吴音宁接任,结果农民亏损,内部员工也不断反弹,与韩国瑜的表现成为巨大的反差。
  事实上,柯文哲的特色就是「破」,而韩国瑜的专长就是「立」。外科医生出身的柯文哲,操刀成一快,要将他认为是不对的肿瘤割掉,但也往往看错病灶,将快要建好的「大巨蛋」停工,荒废几年要查弊案,但却啥也查不出来,陷入破而不立的窘境。两相比较,韩国瑜则是重视建设,开发新的优势,大破大立。他所描绘的高雄愿景不是去清算或反对,而是开创新的利润空间,让被忽略的农民与渔民重新找到活路。他的办法就是开放与激励,「东西卖得出去,人可以进来,高雄发大财」,惊破民进党锁国政策的荒谬,也指出民进党长期以来对农民和渔民的忽视。
  从做事风格来说,柯文哲是贵族的,精英出身,从资优班到台大医院外科医生,充满专业的骄傲,但也常常只是活在自己熟悉的「同温层」内,不食人间烟火。但韩国瑜是放牛班出身,在社会底层打滚多年,当过接线生、推销员,深知民间疾苦,与菜农、果农、渔民对接,对计程车司机、北漂青年都有同理心。
  在两岸关系方面,柯文哲说过「两岸一家亲」,但言词闪烁,因为要应付绿营的压力。但韩国瑜则明言反对台独,曾经在立法院面对陈水扁侮辱退伍军人是猪的言论时,出手打了陈水扁。他在选举时就公开地说,要争取将高雄和整个南部地区的农产品卖到中国大陆和周边地区。韩国瑜的论述肯定是一种「再全球化」浪潮,要对抗当前各地兴起的「逆全球化」,坚持资源的自由流动,避免陷於自我封闭的局面。
     当前台湾整体经济表现较差,韩国瑜身为挑战者,不断地宣称高雄「又老又穷」,批评民进党执政的20年都在「搞意识形态」,耽误了高雄的建设。他表示,自己当选後将会以「拼经济」为先、「把政治归零」。即便韩国瑜暂未能提出令人信服的经济政策,但在台湾经济形势严峻的当下,民众对他的执政方向感到认同也再正常不过。可见韩国瑜具有「冲经济」的决心与方法,视角涵盖全球化。
  「北柯南韩」非典型政治人物闯出一片天,成为今年选战的网络天王,韩更是青出於蓝胜於蓝。民调专家戴立安表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韩国瑜其实想复制「柯P效应」,两人本来都没有官职、素人,凭着直率个性、逗趣的口才、亲和力、不畏权势的叛逆形象等,在网络爆红。但「新一点」的韩国瑜更抢手。一名曾就读高雄大学的韩粉表示,韩很清楚指出高雄的问题所在,并提出发展方向,加上网络经营得宜,使他在年轻族群的人气从此居高不下。
  韩国瑜一个人就打趴绿营,这种现象前所未见,关键就是蔡英文政府两年多来的执政不力,选民怨声四起;经济陷入疲弱闷局,曾是当年「四小龙」的台湾,现在已远远落後新加坡、香港及南韩;低薪困境没有明显改善,「拔管风暴」伤害大学自治,两岸关系恶化,越来越多民众对民进党只会搞意识形态感到厌恶。换言之,当前日趋败坏的大环境正是催生「韩流」的最大动力,也让绿营今年陷入少见的选举困局。
  没有政客虚矫身段的韩国瑜,以矿泉水自喻,透明、清凉、解渴,如一股清泉,浇醒众生,成了民众希望的寄托。这场翻天覆地的韩流,正是从一瓶矿泉水而来的。
  十月二十六日在高雄凤山万头钻动的造势晚会上,韩国瑜在台上充满豪气地喊着:「我坚持一瓶矿泉水从头选到尾」,台下响起如雷掌声。这瓶小小的矿泉水除了象徵他自己不买票、不送礼,还有更深刻的含意。
  南台湾原是民进党铁票区,其中绿营执政逾二十年的高雄更是绿中之深绿,两年前地方领导人大选,国民党的「朱王配」在当地落後民进党的「英仁配」五十六万余票;四年前高雄市长选举,民进党连任的陈菊大赢国民党的杨秋兴五十四万票,连连兵败如山倒,国民党在当地人气差到几乎推不出候选人,直到今年出了一个个性慓悍、没有任何奥援的韩国瑜,好比圣经中大卫和歌利亚之战,几乎是只身对抗民进党一整部党政机器,却让绿营吃足苦头,开始担心十一月二十四日的投票结果。
  在极短时间内,韩国瑜成了台湾家喻户晓人物。十多年前,国民党的人气王、吸票机「小马哥」,一度後继无人,现在换成了「韩光头」,韩国瑜比马英九更「老少咸宜」,年轻族群对韩的崇拜甚至已经到了「疯狂」程度。事实证明不是长得帅才有选票,在当今网络时代,个人魅力才是真正王道。
  祖籍河南商丘的韩国瑜,去年九月「空降」高雄,接任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当时没有人看好这个已经六十一岁的「外省仔」,绿营认为他是临时被徵召来的,没有钱、没有资源,也与当地没有渊源等,完全不相信他能够在这个「土地挖下去三公尺都是绿色的」地方,有任何存活机会。
  他抱着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态度,走自己的路。当时他刚从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卸任,参选国民党主席落选,赋闲在家,一度想去加拿大陪两个女儿读书,出任党工才让他免於失业。对他而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既然国民党连欠他的薪水也发不出,他乾脆豁出去,反正已经没有什麽可以失去了。
  战略选择决定了这场选战的胜负。国民党党产被清算殆尽,要和民进党比资源、比组织等,全都比不过,非典型的韩国瑜不怕冒险,决定打一场另类选战:他坚持一瓶矿泉水选到底,没有竞选总部、不插旗、没有竞选总干事;他没有一般政客不断攻击对手私德、泼脏水、抹黑的习惯,也不去谈蓝绿政治的分歧,把选战主轴设定为冲经济,「台北拼政治,高雄拼经济」,将政治议题隔绝,让对手掉入他所设定的经济陷阱中。
  而经济恰恰是高雄的软肋。实践大学博雅学部副教授赖岳谦表示,高雄有爱河整治、光点城市等,但虚有光鲜假象,近年来人均所得下降、工资减少、人口外流、没有新兴企业进驻等,台湾「第二大城」地位都告不保,在当地执政二、三十年的民进党难辞其咎。而高市负债新台币三千亿(约一百亿美元),举债位居全台县市之冠,更成了绿营羞於启齿的罩门。
  韩国瑜适时打「经济牌」,给当地闷了很久的企业带来无穷希望。他形容高雄「又老又穷」,遭绿营批评是唱衰高雄。但他不断丢出议题,「爱河爱情摩天轮」、「太平岛开发矿产」、「赌场合法化」、「高雄人口十年增加到五百万」等,洋洋洒洒,对手却不屑一顾,批评是「蒙古大夫」胡言乱语、「手法太low」、「吹牛吹过头」等,但却让他抢得话语权,在媒体抢得先机,等到绿营发现苗头不对,韩已经悄悄跑到前面了。秘书长陈菊近日检讨当地选情表示,问题出在一开始警觉不足。但为时已晚。
  「这真是活生生、真人版的龟兔赛跑」,绿营自信满满,自己都确信市长党内初选获胜者,在大选「躺着都能当选」,还有更夸张地说,「随便推一个西瓜也能当选」,对没什麽知名度的韩国瑜不屑一顾,当他是来「陪榜」的。
  这几乎就是二年前特朗普的翻版,当时共和党候选人瞧不起这个地产商出身的实境秀主持人,连总统奥巴马也轻视他,甚至不直呼其名,认为「那个人」不可能当总统,等到特朗普「尾大不掉」,入主白宫,那些当初看扁他的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陈其迈自动让出舞台,正好给了韩国瑜「个人秀」良机。媒体喜欢塑造明星,韩口才伶俐、讲话直白,加上从过去以来,蓝营罕有像他这种敢於冲撞绿营的「悍将」,而他「大声唱歌、大碗喝酒」的特质正符合高雄人爱搏感情的「气口」(胃口),在在都把他推向舞台中央,使他成为全台参选人中曝光率最高的「媒体宠儿」。
  现在的政治氛围,或政治的表现方式,已经被媒体化、综艺化、常识化,一般人不会深入研究政治,而是像看综艺节目那样去了解这些事情,韩抓住这个趋势,用另类手法「玩政治」,当然会比绿营用传统抹红、抹黑等负面手段拉票更吸睛。
  这场外界原以为胜负已定的选战,在韩国瑜「慢慢爬」的顽强意志下,正一步步迈向胜利的终点线。被认为亲蓝的「台湾竞争力论坛」十一月二日公布高雄市长选战最新民调,根据民调结果,韩国瑜的支持度是百分之四十三点一,陈其迈是百分之三十二点三,韩领先陈十点八个百分点,较上次调查增加百分之四点五。看好度方面,百分之四十二点五民众看好韩会当选,陈有百分之三十点七,韩高出陈十一点八个百分点,较上次调查增加百分之六。
  韩国瑜把身段放得很低,自称「卖菜郎」,塑造亲和形象,一下就让普罗大众觉得跟自己是同一国的,近二、三个月,高雄人口中的「光头仔」展现惊人的爆发力,造成选情翻转。如果柯文哲当年所引发的效应是「海啸」,那韩国瑜今年所造成的「韩流」就是「火山爆发」。
  韩国瑜支持率飙升,也得利於「八二三水灾」,这波连日大豪雨袭击南台湾,重创高雄,也伤了陈其迈的选情。「八二三炮战今年是六十周年,但六十年後『八二三』在高雄,虽然不是弹坑,但大雨造成五千个坑洞,让用路人大为反感」。熟悉当地人士指出,高市政府应变无方,质疑陈菊八年花新台币一千一百六十亿治水,却还是千疮百孔,让民进党过去一再标榜的「高雄经验」一夕破功。
  这是场「暖伯对上绅士」的选战,在选情紧绷的最後阶段,一旦犯错就容易败选。民进党善炒作议题,国民党向来只能挨打,但这场高雄选举,主客易位,角色互换,长相斯文的陈其迈,政二代、本人的气质、选战打法等,都像个「乖乖牌」的国民党。外表粗犷的韩国瑜,性格叛逆,形象草根、「温良恭俭不让」、频频主动出击,简直就是民进党的化身,这对於蓝领居多的高雄而言,很容易得到认同。陈阵营看到问题所在,近日在美浓客家庄,陈其迈便试图改造形象,刻意戴斗笠、挑扁担,扮成农夫样。
  民进党还停留在当年「肚子扁扁,也要选阿扁」的时代,还想用传统动员方式挽回颓势,并未察觉到民心思变,民众已经不再信意识形态可以当饭吃。一位黄姓妇人沉痛表示,被民进党骗了这麽久,她不相信高雄人没有醒过来的一天,民进党选举「贱招」「斑斑可考」,高雄「走路工」事件、「两颗子弹」刺杀阿扁,到吴敦义被诬告的「变造录音带」等都在事後被证实是阴谋与谎言,民进党「窃取」政权的手段,无人能出其右。因此最後韩国瑜被「做掉」,并不是不可能。
  为了防止民进党出贱招,韩国瑜先发制人,以「有奖徵答」方式,推出「贱招一百零八招集思广益」,请网友「神算」在选举投票之前会出现什麽贱招。而他也在电视受访时主动提及陈菊可能下跪求票的翻转效应;国民党台南市党部主委谢龙介则是从「拔管风暴」得到灵感,率先预言一旦韩当选,蔡政府可能使出绝招,一如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以中资介入为由,不发当选证书给他。这种先打预防针的做法,可以降低对手出奇招时可能产生的效果。
  这次假若韩流如果被硬生生的挡住,却可能会爆发为一股更强的激流,二零二零的大选产生变数。强大的民意很可能就会推动韩国瑜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之一,无论他是否代表国民党,或是另辟蹊径,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都会对蓝绿的两党政治投下诡异的变数,也显示民意对当前台湾政治格局的不满,对经济停滞不前不满,大家都希望有新的创意,打破意识形态的僵局。
  政坛已经盛传,柯文哲与绿营再度合作来对付韩国瑜,而台北市甚至会出现弃保效应,让绿营选票投向柯文哲,避免丁守中在韩流的推动下赢得台北市长宝座。
  选情瞬息万变,但没有人可以忽视韩流所带来的信息:民众要告别蓝绿恶斗,也要告别柯文哲白色力量「光说不练」的积弊,重视韩国瑜的创意与执行力,不仅要翻转高雄,还要翻转台湾政治,不再陷入意识形态斗争的漩涡,为台湾老百姓带来繁荣与财富,也为台湾带来和平与稳定。
  高雄是民进党在南部的滩头堡,如果高雄变天,不论其他县市取得多大战果,都无法弥补,等同於敲响绿营二零二零丧钟,那将是蔡英文最大梦魇。
  (2018.11.12猫眼社评  撰文:华人电子日报《熊猫时报》社长兼总编)

QQ|手机版|熊猫时报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2-12 20:57 , Processed in 0.1451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discuz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