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GLISH 繁体中文

熊猫时报

熊猫时报 头版 貓眼社評 查看内容

猫眼社评 跟龙永图谈谈大豆兼谈谈“中央智囊”误导的问题

2018-11-21 07:06| 发布者: 编辑一| 查看: 84| 评论: 0

摘要: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曾任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首席谈判代表的龙永图,周日(18日)在一场财经论坛中,认为中国在处理与美国的贸易纠纷上犯错。他指出,中国对美国反击时,应避免向农产品征税,“应该 ...

  本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曾任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首席谈判代表的龙永图,周日(18日)在一场财经论坛中,认为中国在处理与美国的贸易纠纷上犯错。他指出,中国对美国反击时,应避免向农产品征税,“应该避免针对大豆”。
  当天中国前贸易谈判专家龙永图公开批评北京的贸易策略,他指出对大豆加征关税是草率的行为。 龙永图是在中国国际金融媒体财新网组织的年度论坛上发表此番言论的。他说,“如果我们一直将政治与贸易谈判掺和在一起,那我们永远都无法达成协议。” 他指出,“中国迫切需要大豆进口,所以为何我们一开始就选择了大豆呢?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
  他的发言其实有二种观点:一是不要把政治和贸易谈判挂钩,二是不应该选择大豆征税。
  这是继邓朴方批评中国不再奉行“韬光养晦”后,另一位体制内知名人士批评中国,但龙永图的指责毫无道理。
  首先是指责的方式不对。若真的是怀抱善意表达建议,应是通过内部渠道表达,而不是在公共场合对国家顶层决策说三道四,毕竟龙永图头上还顶着几个“前”帽子,这样的批评不仅于事何补毫无意义,还给国家添乱,引发更多内部争执。
  其次,指责的内容不对。邓朴方先生是对中美贸易战的性质不明不白,而龙永图先生的批评则是水平有限。
  中国要不要把政治和贸易谈判挂钩,不是中国单方面能决定的,其次中美贸易战是表象,政治战才是内核,不与政治挂钩那和什么挂钩?国家之间什么行为都是政治的延伸!
  基辛格提过,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中美两国能否平息既有经贸摩擦,而在于两国能否在新的国际政治环境下相安共处,能否对双边关系彼此做个清晰界定。一方面承认双方之间存在分歧,一方面认清双方往来的目的是要超越胜负之争,并形成一种新的思维模式,突出两国增进关系、彼此共存的重要性。
  基辛格指出的正是中美贸易战的实质问题:政治!
  相比基辛格的认识,龙永图先生的认知相差很远。基辛格针对的是大略,龙永图是拿术说事,而术这玩意儿,本身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还有,贸易战本身也是一场心理战,中国所做的是要令美国人恐慌,而不是令自己恐慌,中国没理由让美国人觉得,中国离不开美国,倘若造成这种错觉,只会令美国人更加失去理智的提升贸易战强度。
  有人形容:一个卖菜的都看出是争当村长的问题,为何龙先生非说少两块豆腐呢?
  但就算是术的方面,龙永图也缺乏眼光。
  这次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针对共和党票仓之一的豆农产品大豆征税(同样行为的还有欧盟),虽然令人担心中国的大豆供应问题,但据笔者了解到,事情的不仅不是这样,中国竟然还有一大收获。
  中美贸易战展开以来,阴晴骤变,而全球两大经济体的纠纷带来的影响正逐渐浮现。中国向美国进口大豆增加25%报复性关税后,将目光转投到南美国家,而巴西及阿根廷等成为最大的得益者,这导致全球大豆定价体系出现变化,市场不再是美国话事。
  “中国明智而大胆地从巴西、阿根廷、加拿大、乌克兰大量进口大豆。”上周在广州举行的第十三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歌德瑞国际贸易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多阮伯.米斯特里指出,在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加大从南美等国家的大豆进口;同场的巴西农业界代表亦指,该国大豆还有增产的潜力,“完全可以满足中国市场大豆需求”。
  “中国明智而大胆地从巴西、阿根廷、加拿大、乌克兰大量进口大豆。”上周在广州举行的第十三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歌德瑞国际贸易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多阮伯.米斯特里指出,在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加大从南美等国家的大豆进口;同场的巴西农业界代表亦指,该国大豆还有增产的潜力,“完全可以满足中国市场大豆需求”。
  巴西农业界代表表示,该国大豆充裕丰收,生产商获利甚丰,多个南美国家进一步扩大种植面积,预期2018/19年度,巴西大豆种植面积将增加至3600万公顷,而该国还有增产的潜力,明年或达到创纪录的1.2亿吨,加上阿根廷5400万吨的产量,明年全球大豆产量将达3.66亿吨,高于预期的3.49亿吨大豆消费量,因此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将导致大豆价格继续承压。
  内地媒体报道,中国大豆年进口量约1亿吨,占全球大豆贸易的60%;根据中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显示,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进口关税后,美大豆成本每吨增加700元(人民币.下同,约790港元)至800元(约900港元),比巴西大豆高出300元(约340港元)左右。
  内地期货分析师指出,“新的全球大豆贸易流向已逐步形成”,中国进口商以采购南美货为主,而随着巴西及阿根廷大豆成为世界大豆供应增长的重要源头,“巴西产量增速提升,不断挑战美国的供给龙头地位”。
  该分析师认为,在贸易战下,美国大豆的库存量增加,抬升全球大豆的库存消费比,加上大豆供应格局的改变,或影响全球大豆的定价体系,“目前全球大豆的库存使用比从21%提高到了29%,美国库存使用比达到43%,而其他国家的库存使用比从21%下降至19%。在此背景下,大豆就要通过国际市场来定价,而不再依据美盘定价”。
  上述新闻,说明了几点。一是除美国外的行内认识均认为中国之举大胆而明智;二是中国绝不用担心市场缺乏大豆供应,影响国内经济;三是美国失话事权,中国意外地夺得大豆定价体系的话语权。第三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国一旦取得定价权,未来可以省多少钱?这至少说明,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利大于弊。
  作为中央的“智囊”,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必须具有前瞻的结论供决策者考虑。但看来他们做不到。
  龙永图,现在正是这个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的主席,当然,外界一般还提到他是原国家经贸部副部长,前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外界传是”中央智囊”之一。
  4月4日网易报道,龙永图认为,“贸易战”这个词“太过戏剧化”,特朗普实际上只是发起了一个贸易政策行动。3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与CCG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暨高端论坛上,龙永图表示,自己并不赞成用“贸易战”这个词。他说,我情愿用一个trade policy(贸易政策)来讲。特朗普完全有权利这样做。
  把美国发起的贸易战,说成是“美国的贸易政策”,这种替美国保驾护航的言论,跟任大炮的观点很近似。龙永图还说,(贸易战)无非是交点关税,说老实话这是一个市场行为。我们搞贸易的知道这里面真的还是一个市场行为。笔者想问龙永图,美国这是“市场行为”吗?稍稍看过新闻都知道,美国奉行的是单边主义,美国优先的唯我独尊思维,怎会是市场行为?
  美国3月开始征税,龙永图等智库4月为急急地为其保驾护航,这不是巧合。
  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孙永福认同龙永图的观点,认为中美之间不会发生贸易战,出现的是“贸易摩擦”。
      据笔者所知,各大媒体和专家都用“贸易战”一词,没有人用“贸易摩擦”的,难道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智慧”高人一筹?
  把贸易战说成是“贸易磨檫”,淡化了美国人真正的政治企图,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居心不良。笔者记得王岐山曾说中美之间不是贸易战,看来是这个“中央智囊”起的误导的作用。
  根据历史观察,贸易摩擦一般是个别行业的反倾销,加征税的单一现象,而象美国这次跨行业,大面积产品种类的征税,还能定性为“贸易磨檫”吗?象美国提出要中国取消“中国制造2025”的无理要求,还能定性为“贸易摩擦”吗?
  近日,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时殷弘认为,贸易战的威胁并不像现在媒体报道的这么严重。其最近提出的“新韬光养晦论”,也是离地的建议。在美国全方位压制之下,中国如何再闷声发大财?
  事实上,贸易战的威胁不是时殷弘所说的“不那么严重”,而是正逐渐浮现出来。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比预计严重,其中民企受到的冲击更大。中国民企的进出口体量在中国外贸经济方面已占举足轻重的地位,几乎占中国出口总额的半壁江山。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最先冲击到中国民企的生存和发展。
  中国民企尤其是制造业,开始已感受到贸易战冲击,加上不少公司因为融资困难,将股票质押,当股市持续下跌而被迫平仓;若果中美贸易战持续,大批公司将会倒闭而引发金融危机。
  事实上,目前由於不少外商赶在明年加关税前抢落定单,表面上制造业仍可维持,但最坏的情况仍未浮现;若明年美国再加徵关税,定单大幅回落,而内地消费也未能提振,大批民企将面临生存问题,同时也会影响到社会稳定。
  上述这些情况,作为国务院参事,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专家,时殷弘了解吗?笔者对CCG智库水平产生严重的怀疑。
  如何看待中美现在的角力,我们还是看看习近平主席在APEC峰会关于中美贸易战方面的发言,习近平主席说道,历史证明对抗,无论是冷战、热战,还是贸易战,都不会有真正赢家。这算是习近平在国际场合首次公开提到“贸易战”,而非“贸易磨檫”。
  这证明龙永图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严重误判中美贸易战。
  但这“误判”的背后,或许还有故事。
  龙永图掌握的信息,应该不比笔者少,但为何已经退休的龙永图这么做呢?这才是值得关注的重点。邓朴方抱着邓公的“韬光养晦”还情有可原,那龙图什么呢?恐怕不仅是出风头那么简单。中国的官场是讲究政治规矩的,体制内不妄议。所以,笔者认为不能简单地看,龙永图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声。
  龙永图与全球影子政府~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关系密切。2004年曾参加这个俱乐部的年会。彼尔德伯格年会,与会者背景之复杂、地位之高,任何其他的国际性会议似乎都无法与之相比,它才真正是国际顶层会议,与它相比,G7峰会是小儿科。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与三边委员会一样都是美国外交协会的外围机构,最机密和最重要的决策只是在伦敦和华尔街极少数人的圈子里敲定下来。三边委员会和彼尔德伯格俱乐部起到的是“统一思想”、“协调步伐”的作用。
      说到底,是中国现在究竟有多少人替西方代言。例如那个50人经济论坛。
  俄罗斯历史学家О.А.普拉托诺夫在《俄罗斯荆棘之冠:共济会历史1731-1995年》一书第25章“共济会一览”揭露,自1945年至1994年,原苏联体制内约有400名以上的党政高级官员加入共济会或隶属共济会的国际组织(如“彼得伯格俱乐部”、“大欧洲”委员会、“国际俄罗斯俱乐部”等),其中包括最高领导人如M.戈尔巴乔夫、A.雅科夫列夫、Э.谢瓦尔德纳泽、Б.叶利钦等均是国际共济会会员。
  该书披露大量事实,讲述了共济会秘密组织以及中情局(CIA是隶属美国共济会体系的情报和行动机构)斥巨资在苏联寻找和培养利益代理人的详细内幕,以及这些美国利益代理人在苏联解体中的作用。
  当前,中国,究竟有多少精英加入这些组织,多少领域存在着多少西方代理人,是一个值得长期追踪的涉及国安的事情。
  所谓的中国与全球化,表面看与中国倡导的全球化没有区别,但究竟是中国的全球化,还是全球化的中国却有精确的区别,前者是体制会否西化,后者是保留中式体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很多智库,都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彭斯在二次峰会的强硬,固然令人可恨,但能令高层切身体会到美国的咄咄逼人,取得第一手信息,并非坏事,起码不被那些“中央智囊”架空误导,进而误判。
      值得指出的是,笔者多篇批评50人经济论坛甚至包括本文,都未能公开发表。有关部门对中美贸易战的言论钳制不同寻常,龙永图能说三道四,为何民间就不能?难道只允许亲西方智库发表言论?第五纵队究竟控制到哪一个层面值得关注。
  中美博弈是持久战,中国阵营这边的人屁股坐哪边是大问题。龙永图在副部级上退休,无法晋升到正部级,看来还是有原因的。
  (2018.11.21猫眼社评 撰文:华人电子日报《熊猫时报》澳洲版主编,知名时事评论家)

QQ|手机版|熊猫时报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2-12 19:49 , Processed in 0.16437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discuz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