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GLISH 繁体中文

熊猫时报

熊猫时报 头版 論道 查看内容

从权健风波看中国的自媒体兼实话实说崔永元自媒体

2019-1-1 12:42| 发布者: 编辑一| 查看: 109| 评论: 0

摘要: 最近一周,中國保健品行業巨頭權健集團涉嫌虛假宣傳和傳銷一事持續發酵,政府部門已介入調查。此事最初由一家科普性自媒體“丁香醫生”披露,其受到的關注度出乎許多人的意料。 這與今年7月中國爆出問題疫苗事件的情 ...
     
     最近一周,中国保健品行业巨头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一事持续发酵,政府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最初由一家科普性自媒体“丁香医生”披露,其受到的关注度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这与今年7月中国爆出问题疫苗事件的情形相似。自媒体“兽楼处”的一篇《疫苗之王》,揭露了中国疫苗行业的普遍乱象及监管缺失,引爆社会舆论。最终,长春长生公司受到调查,多名高管被捕,并被中国政府要求强制退市。
  这两起事件被认为是2018年中国最受关注、影响最大的社会新闻,但有趣的是,它们均不是由传统媒体所采写。有评论者称这些自媒体为“新闻游侠”,认为它们在传统媒体受制于舆论审查制度时,仍秉持正义、揭露真相,如同小说中的江湖侠士。
  但对于“新闻游侠”的说法是否准确仍有争议。更重要的是,这些自媒体的背景,发挥的作用,以及它们与传统媒体和审查制度的关系,应该如何理解?
  传统媒体的“一面镜子” “新闻游侠”的称法由中国时评人张丰提出。他了解到,丁香医生、兽楼处的报道都是由前调查记者操作,他们从传统媒体离职后,仍然没有停止以调查报道揭露社会问题。张丰认为,在中国媒体的调查性、批评性报道受到舆论审查限制的情况下,这些自媒体让人们看到真相。 这种观点得到部分网友的赞同,但并非所有人都如此认为。
  曾是资深媒体人,现在转行做律师的沈亚川(网名“石扉客”)就称,“游侠”的说法并不准确。 他指出,这些自媒体背后都有机构和资本的支持,通常是团队作战,其采写和传播也符合新闻操作规范,并不符合“游”的定义。另外,这些报道在创造社会效益的同时,也会获得包括流量、品牌在内的商业回报,有着自身商业利益的需要,所以并不是单纯的“行侠仗义”。
  在脱离体制的调查记者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崔永元。作为资深媒体人,笔者怎么看崔脊梁的呢?
  在笔者眼里,崔永元不属于“新闻游侠”的定义,第一他目标很明确,就是怼政府;第二他自身拥有众多公司,有着很多商业利益,甚至是某类利益集团的代言人,第三,他揭露范冰冰欠税,但他自己也欠税50余万,第四,他有政治动机等等,因此,崔永元不符合“新闻游侠”的定义。崔永元不仅不是“侠',更不仅是商业利益者,还是政治操手。
  目前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崔永元的声音是”官方授意"的,这可能吗?
  笔者认为,崔永元肯定不是也不可能代表官方发声,因为:
  第一,了解党的舆论制度的人,一定清楚,政府不可能放弃自己众多的官方媒体(也包括央级的,地方级的,以及多如牛毛的官方公众号)的话语权,让一个自媒体赚取吆喝,而且还一个与茅于轼,贺卫方,袁立等公知过从甚密的人(即崔永元)赚取吆喝;
  第二,了解中国反腐体制的人,也一定清楚,打虎打苍蝇都有一定的程序,多少位居高位的大老虎被打下,这过程根本不需要自媒体插手。周永康之流那么位高权重的腐败分子都能拿下,拿下范冰冰有问题吗?需要崔脊梁出手吗?那些所谓“官方声音”,“官方代言”的自媒体,说是招摇撞骗也不过分,其实是一个团队在运作,在打掩护。
  若国家要靠崔永元一个人来打贪反腐,那肯定是体制和体制内的人出了问题,崔脊梁之所为不是想证明这一点吗?证明体制内的人渎职?证明监督机制失效?天知道崔脊梁怎么想的。法制改革若靠“崔永元模式”,那是一种悲哀。反转针对农业部,揭露范冰冰进而针对税务部门和公安部门,“案宗失踪'针对最高法院等,若是官方授意崔永元这样做,是说不通的。政府掌握央级,地方级媒体成千上万,央级媒体甚至还有专门打贪反腐的专栏,包括马甲公众号,随便一个都可以做,若一个媒体发起,而后各家媒体跟进,效果比崔更好,更能体现共和国的自我纠正能力,那为何会选择“授权”崔永元的方式?监察制度也已经具备,哪一级都可以做,审查公布,更能体现共和国的公正廉明,那为何会选择”授权“崔永元的方式?说不通呢!
  值得指出的是,在自媒体中,确实有官方背景的自媒体公众号,但数量不多,大家长期观察能看出来。不过这里面肯定没有“崔永元”这个号,否则怎么会祝茅老生日快乐呢?做秀也不会找人所共知的茅老啊,找华为不更好?事实上,崔脊梁作为”民族脊梁“,就没给华为,给孟晚舟女士呐喊过一个字。跟内地所有公知都是一个鼻孔出气。”民族脊梁“不给华为发声,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其实,从事社会调查的记者,脱离体制后的背景都颇为复杂,但有一小撮带一个目的就是借社会问题打击政府公信力。
  崔已经怼过公安,法院,农业部,税务部门了,不难看出,针对政府的事崔脊梁后面肯定还有,因为崔只想证明政府?失职?,?不作为?,目的就是削弱政府威信,这些大家没感受到吗?但至少海外的反华媒体感受到了,所以都十分吹捧崔脊梁。崔赢得部分民意的高明之处,就是专门找政府的?茬?,这十分迎合海外反华势力的口味。有人说内地有股势力”抹黑攻击“崔脊梁,是和反华势力联合,这真是倒过来说了,现实是海外反华势力是要联合崔呢。
  以上,是作为媒体工作者对崔脊梁的看法。
  当然,虽然在“新闻游侠”的概念上有不同的看法,但评论者都未曾忽视一个基本的事实:上述这些自媒体的存在,以及它们产生社会影响的方式,与一般的传统媒体有重要区别。
  笔者以前曾指出中国舆论环境有政府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两种之分。自媒体当属民间舆论场,以崔永元,袁立,吴敬琏,张维迎等公知来看,民间舆论场还是相对有言论自由的。但大家切莫把民间舆论场存在的观点,就主观的认为是”政府授意“,那很肤浅,也是对媒体的不了解,应了一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近年来,在网络媒体的冲击和舆论审查制度的管控下,中国传统媒体行业面临痛苦转型,此前许多从事调查性报道的记者主动和被动离职。有调查显示,近7年来,中国调查记者的数量减少了一半。与此同时,网络新媒体的蓬勃发展,也让新闻性的自媒体数量增多。 这些自媒体可能是公益性的,也可能是商业性的,可能由个人或者团体经营。只是,一般人区别不开来。
  目前来看,不少自媒体的选题主要集中在特定的专业领域,相比传统媒体更少受到直接的审查限制。而在传播方式上,它们的文章通常依靠社交媒体的转发,而不是官方网站的推送。 这些差别总体上赋予这类自媒体更多的灵活性,而这正是传统媒体所缺失的。它们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并产生重大的影响,或许正反映出传统媒体未能发挥出它们应有的效用,公众的知情需要未被满足。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自媒体的存在就像是传统媒体的一面镜子,照出了它们缺失的部分,同时也照亮了那些被掩盖的问题。 如何与审查制度共处 关于“新闻游侠”的讨论中,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它们与审查制度之间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虽然这些自媒体在选题和传播渠道上有更大的自由度,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可以避开审查制度的罗网。
  首先,并不是所有选题都可以触碰,比如政治类话题,就有严格的红线,通常这些自媒体也会主动绕过。所以我们看到,上述引发关注的报道都属于社会新闻。 其次,文章发布后,依然随时面临审查的危险。比如《疫苗之王》发布后就一度遭到全网删帖。更严重的情况下账号会被封杀。 最后,这些自媒体还可能面临法律和行政方面的威胁。
  在发布揭露权健黑幕的文章之后,丁香医生收到了权健方面的警告,指责他们“报道不实“,“诽谤中伤”,要求立即撤稿并公开道歉。对此,丁香医生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如此强势的回应,受到中国网民的广泛赞誉。但从另一个方面看,这恰恰说明丁香医生面临巨大的压力。
  2018年1月,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帖质疑鸿茅药酒涉嫌虚假宣传,便遭到内蒙古警方的跨省抓捕,被关押近100天。最后,在舆论质疑下,鸿茅药酒集团发布了一份被认为“无实质内容”的自查报告,而谭秦东一方不堪压力,主动道歉,此事不了了之。 同类事件还包括科普医生博雅质疑云南白药牙膏是否以传统中药为卖点,但实际止血功能是依靠西药成分氨甲环酸。此事中,爆料人同样受到来自企业方面的施压,并最终辞职。
  在权健的事件中,丁香医生也不得不面临法律上的纠缠。他们的“硬气”虽然是基于报道过程中的充分准备,以及对相关证据的谨慎保存。但是,面临权健的“诽谤”控告,他们能否全身而退目前仍难判断。
  政府对谣言、虚假信息的管控和处罚长期处于严控态势无可厚非,也是实情需要,所以令这些自媒体在进行调查报道时要冒上很大的风险并不难理解。根据中国法律,未获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的机构,都不具备新闻报道的资格,这不仅包括自媒体,也包括许多商业网站。这是它们开展调查报道的软肋,随时可能使之受到审查机构的处罚。 但是,尽管有诸多的限制和威胁,更多自媒体参与对社会问题的揭露,本身也在改变中国新闻业的面貌。
  上述事件中,一篇文章引起关注后,通常主流媒体会选择跟进,进而使问题公开化,这几乎成为一种新的议题设置模式。 另外,越来越多公益性、商业性自媒体的出现,也是在对中国现有媒体生态进行“土壤改良”。这些媒体与传统媒体不同,它们并不受到政府的直接管控,或者,这些都是构成一个更加开放和多元化的信息社会必不可少的要素。当然,前提是尊法守法。只要目的单纯的对政府揭短,应该是欢迎的,例如”丁香医生“,”兽楼部“等,之所以说这些自媒体单纯,因为他们只揭短一次,完全是就事论事,而且还饱受压力,但崔脊梁就不同了,之所以说他不单纯,因为他似乎是以此为”职业“,有”找茬“之嫌,有政治动机。跟揭发权健问题的”丁香医生“,揭发长生疫苗的”兽楼部“等自媒体性质完全不同。可以预测,怼政府,崔脊梁已经怼上瘾了,后面还会有,大家是跟着起哄,还是冷眼旁观,看立场吧。
  本文就权当扫媒体认知的盲吧。
  (2019.1.1)

QQ|手机版|熊猫时报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5-21 05:35 , Processed in 3.39442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discuz

返回顶部